热门搜索

任人唯亲、约会女公关、踢走创始人,超级高铁上演《权力的游戏》,创业者如何选择合伙人?-利来国际w66

虽然5月份的超级高铁实验震惊了世界,但随后,hyperloop one便陷入了内斗漩涡。这样一个集中了金融才俊、管理精英和技术大牛的“梦之队”,最终的结果却令人遗憾。

提起超级高铁hyperloop,大家最先想到的名字可能是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2012年,马斯克在一次采访中,首次向公众提出了自己对超级高铁的设想。当时他这样描绘超级高铁,“这个项目永远不会发生撞车事故,能经受各种天气和气候,比普通的子弹头列车要快3到4倍,能够达到飞机的平均速度的2倍。30分钟内穿梭旧和洛杉矶之间。”

可能有的读者对超级高铁的速度依然没有什么概念,没关系,让我来把这段话翻译成中文:搭超级高铁从北京到深圳只要两小时啦!!!有媒体开玩笑称,如果超级高铁真的在中国落地,上海、深圳就是北京的八环、九环了。

对于常年苦于长途旅行的商旅人士而言,超级高铁简直就是天赐福音。马斯克还表示,尽管起始投资巨大(建设从旧到洛杉矶之间的超级高铁的成本可能高达数百亿美元),但超级高铁的票价将会低于现有的子弹头列车。

不得不说,马斯克的忽悠技能绝对满分。然而,就在几乎全世界的媒体都将hyperloop称为“马斯克的超级高铁”的时候,马斯克突然宣布自己并没有开设一家新公司来运营这个项目的打算,而是直接将这个项目开源了。

这时候,从马斯克手中接过超级高铁大旗的有两家公司,一家是以众包模式出名htt(hyperloop transportation technologies),另一家就是今年五月进行过超级高铁轨道实验的hyperloop one

尽管htt尚未对自家的超级高铁技术进行试验,但它的实力也不容小觑,它和hyperloop one在超级高铁领域一直针锋相对。hyperloop one在进行今年五月的演示前,为了防止这个讨厌的竞争对手沾自己的光,而特意修改了自己公司的名字(hyperloop one原名hyperloop technologies,与htt的全称hyperloop transportation technologies非常接近)。

更有趣的是,和hyperloop one这样一本正经的初创企业不同,htt是由一群来自波音、airbus 、spacex、ucla 等科技公司与大学的在职工程师与在校学生组成的,几乎所有工作人员都是兼职。

更奇葩的还有htt的工资体系与工作方法,htt的所有员工都没有工资,唯一的回报就是公司上市之后的股票期权;大部分员工没有固定的办公地点,而是利用闲暇时间通过邮件进行协作。

虽然htt看起来就是美国梦的最佳注脚,但这样一个相对松散的组织架构,也使得它在与hyperloop one的竞争中落了下风——htt的试验轨道要到2019年才能完成

然而,hyperloop one也同样不让人省心。虽然5月份的超级高铁实验震惊了世界,但随后,hyperloop one便陷入了内斗漩涡

$page$

今年6月,hyperloop one的早期创始人兼cto brogran bambrogan被逼辞职,同时被开除的还有多名公司的早期员工。

brogran bambrogan曾在spacex任工程师,他是spacex最初的几名员工之一,负责早期的“龙”飞船模型设计以及“猎鹰一号”火箭的上层发动机的制造。在hyperloop one创业初期,他一度担任临时ceo。和他在工程领域的天赋相比,brogan在商业上的才能似乎并不出众。

在公司的管理与运营上,他颇为依赖shervinpishevar的帮助。2015年9月,在rob lloyd正式接任ceo之后,他开始担任hyperloop one的全职cto,负责超级高铁技术的开发与实验。长期以来,他都被媒体视为hyperloop one的关键人物,是实现马斯克超级高铁计划的最佳人选之一。

hyperloop one现任ceo是rob lloyd,他曾在思科服役 21 年,一度被外界广泛猜测为思科创始人 chambers 钦定的 ceo 接班人。2015年6月,他宣布从思科退休,震惊了整个业界。然而,就在他宣布从思科退休的三天之后,他便再次被hyperloop one的董事会说动,开始在hyperloop one的董事会中任职,并最终担任公司的正式ceo。

外界将rob lloyd视为带领hyperloopone步入正轨的合适人选。事实上,他也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在加入董事会之后的第三天,rob lloyd就成功地为hyperloop one拉来了因投资而声名鹊起的投资人shervin pishevar。后者承诺,如果必要,自己将愿意付出自己因投资而获得的利润的一半来支持hyperloop one的发展。

hyperloop one另一个重要的早期投资人是joe lonsdale。他从在斯坦福读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在paypal工作,是著名的“paypal黑帮”中的一员。22岁的时候即作为联合创始人创办了日后威名赫赫的大数据独角兽公司palantir,然后创办著名风投公司formation 8,并在a轮时投资了如今的vr领袖oculus。

这样一个集中了金融才俊、管理和技术大牛的“梦之队”本来应该成为hyperloop one成功的最大臂助,但最终的结果却令人遗憾。brogran bambrogan黯然离去,并对另外三名联合创始人展开诉讼,指控后者滥用资金、违背信托义务、中饱私囊以及用公款约会下属等。

其中最劲爆的消息莫过于shervin pishevar的花边新闻。bambrogan指责他与公司外部聘请的公关代表约会,并将后者的薪资从每月1.5万美元暴增至每月4万美元,高于公司内任何一名员工。

此外,bambrogan还指控joe lonsdale聘用自己兄弟创立的的公司来作为hyperloop one的专属投资银行——该公司仅有两名员工,同时“几乎没有任何与硬件制造公司或基础设施开发商打交道的经验,以及没有与国际顶级基金签署的独立合同”。

更可怕的事情还有,afshin pishevar是联合创始人shervin pishevar的兄弟,也曾在hyperloop one 中任职。有消息人士透露,afshin pishevar曾将一条绞索放到了bambrogan的座位上,后者随即向法庭申请了针对afshin pishevar的禁止令。

创始团队分道扬镳是我们最不愿看到的场面之一,没有什么比被迫离开自己创立的公司更让创业者痛苦的事了。分歧与矛盾总是无法避免的,如何处理与的关系是值得每一个创业者思考的问题。

当然,在思考上一个问题之前,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需要我们去思考——创业者到底应该怎样挑选自己的?

创业有风险,引入合伙人需谨慎。

*本文作者苗钟毓,由新芽newseed利来国际w66的合作伙伴腾讯创业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利来国际平台的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