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薇娅消失的第10天-利来国际w66

薇娅不会东山再起,因为她不是独立的个体,而是直播生态的分水岭。

“直播一姐”薇娅,不是面临职业危机,而是直接断送了她的直播生涯。

12月20日,浙江省税务局公布薇娅偷逃税案件,依法对(网名:薇娅)作出税务行政处理处罚决定,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41亿元。迄今为止,这是税务部门针对直播行业开出的最大罚单。

对薇娅来说,2021年本就是个特殊年份,1985年出生的她正在度过人生中第三个本命年。民间称本命年为“坎儿年”,形容过本命年如同过坎儿,总是充满波折。

不过薇娅的本命年在没有被查出逃税前,事事风调雨顺。

2021年除夕夜,薇娅登上央视春晚,与张嘉倪、巩汉林等人同台出演小品《喜从天降》,开启新年开门红;紧接着“618”“双11”“双12”三个电商节大促更是屡战屡胜,值得一提的是,薇娅“双11”首日的销售额超80亿元人民币。

眼看着2021年的尾声来临,薇娅还是没逃过本命年“魔咒”。在相关行政单位发出薇娅逃税消息后,网络铺天盖地的舆论让她再无藏身之处。

这天开始,薇娅消失了。

一、10天,240个小时

1. 薇娅出事的第一天,迎来职业生涯最忙的一天。

逃税新闻爆发的一瞬间,网络再无宏,舆论注意力纷纷转向薇娅。

13.41亿新钞票重量是15.4215吨,而压在薇娅身上的远不止这些。

十分钟后,薇娅公司先通知员工回家休息,工资照发。安抚好公司后,薇娅通过微博发布致歉信称,在自查和调查过程中,发现自己确实在税务上有违反税收法律法规的行为,对此深感愧疚,在此向公众道歉,并表示,愿意为自己的错误承担一切后果,称“错了就是错了”。

紧接着,薇娅的丈夫董海锋也在其官方微博发布致歉信表示:我深知我们在税务上并不专业,因此聘用所谓的专业机构帮我们进行税务统筹合规,但后续发现这些所谓的合法合规的税务统筹均存在问题。

面对二人的道歉,网友们丝毫不在意,也不认同。

就在二人道完歉后,薇娅的微博、抖音、淘宝直播间相继被封,各平台界面搜寻全部失效,原定于晚上19点的“薇娅彩妆节”直播也被取消,遥遥无期。

与薇娅江湖地位相同的“直播一哥”琦也在当天发布微博表示:“我不偷税漏税!”晚上,琪在直播间多次讲述优惠券的领取方式,其原因是直播间有很多新来的粉丝,直播间观看人数冲到3800万人。

伴随着李佳琦一声声“omg”的叫卖声,薇娅离大家越来越远。话说互联网人没有记忆,但数据会时刻提醒互联网人。

2. 薇娅出事的第七天,人们淡忘,淘宝悲痛。

经过一周的沉淀,薇娅事件的热度开始降温,淘宝直播承受着失去薇娅的“悲痛”中。在线直播行业数据显示,2020年薇娅直播带货销售额达310.9亿元,2021年三个大促活动销售额超200亿元,失去薇娅无疑让淘宝直播损失一员大将。

短短3年,薇娅靠“全网最低价”的强心智,吸流上亿粉丝。如果粉丝知道自己的爱豆(偶像),一年净利润大几十亿上百亿,并通过技术手段分散到不同的公司,心态会发生什么变化?是失望和愤怒。

据了解,主播通常按照20%-40%收取“坑位费”,薇娅一年仅佣金收入就超过了60亿元,在这么高收入的情况下依旧选择逃税,只能说是自讨苦吃。

不管薇娅丈夫董海峰怎么解释,将责任推给税务策划,把自己立足于无辜受害的地位,但网友一致表示偷逃税事件薇娅夫妇不可能不知情,甚至可以说参与了税务筹划事件。

天价罚款、账号全部被封、被官媒点名批评、人设与口碑同时崩塌,这种由点到线的全面绞杀力度,让薇娅个人及整个商业版图就此坍塌。

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也是一场十级地震,更像一记响亮的警,敲打着每位主播。就在这一周,上千名主播纷纷主动补缴税款,开始了“自我救赎”。

3. 十天过去了,大家没有等到薇娅还款的消息。

在这期间,网友们不禁思考:薇娅在直播行业为什么如此稳?

其实这不难解释,薇娅在公众面前一直保持正面形象。对于头部主播来说,薇娅的公共形象不仅是工作能力的背书,更能当做无形的盾牌,抵御负面新闻袭来时的打击。

早在2018年,薇娅就获得公益授予的“2018脱贫攻坚公益明星”证书;此后接连获得多个省份官方授予的“爱心扶贫大使”荣誉称号,还被中国扶贫基金会授予“中国扶贫基金会善品扶贫大使”称号,成为“人民日报新媒体公益带货官”。

在层层荣誉的加持后,不管薇娅遇到消费者频繁吐槽的选品不严,还是价格不是全网最低等情况,也可以利用职业水军掩盖消费者的声音,这就是薇娅长期付出,打造个人形象的优势。

但没有人能够逃出法律的管制,逃税事件不仅让薇娅陷入债务风波,也让淘宝等平台受到重创,从而引起业内的重视。

不得不说,这足矣掀起直播商业整顿风暴的高潮。

二、头部主播,难过

薇娅不是第一个被罚的人。

在她出事前的28天,知名网红主播朱宸慧(网名:雪梨cherie)、林珊珊(网名:林珊珊_sunny),被杭州市税务稽查局查出涉嫌偷逃税款,并对朱宸慧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拟处1倍罚款共计6555.31万元,对林珊珊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拟处1倍罚款共计2767.25万元。

大家对网红群体,本就带着“纸醉金迷”的看法,这次两个网红不仅是事业上的、更是现实生活中的邻居,并还在逃税一事上达成共识。更有意思的是,在处罚公告不久前,朱宸慧还特地对坊间流传的其偷逃税传闻进行了辟谣,只怪官方速度办事效率太高,让她的“打脸”也来的如此之快。

张大奕“倒台”后,朱宸慧顺势爬上网红主播顶端,利用前女友的头衔圈粉无数,并将关注度与直播深度绑定,成为了淘宝上仅次于李佳琦和薇娅的第三大头部主播。

除了主播身份外,朱宸慧还是宸帆集团的董事长兼ceo。作为一家网红孵化电商平台,该公司横跨电商、时尚、美妆、健身、母婴、亲子、美食、摄影等多个行业领域,旗下拥有超过350位网络红人,全网粉丝覆盖超四亿,其中排在头部的就是朱宸慧和林珊珊。

《商界》记者曾采访过朱宸慧,那时她表示宸帆电商在品牌电商板块的年销售额大约在50亿元左右,巨大的流量关注度下,还获得了资本的热捧,相继获得多轮融资。同时作为的林珊珊也曾入选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

尽管如此,朱宸慧和林珊珊还是玩起“踩红线”的游戏,踏进债务旋涡。

事发之后,两人均在社交平台发布致歉信,其内容如出一辙:“接受税务部门依法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并将及时补缴税款、缴纳罚款和滞纳金。同时,为进一步完善合规,将暂停直播间直播,进行规范和整顿。”

像薇娅、朱宸慧、林珊珊是具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头部主播”,拥有以亿为单位的流量,直播带货能力无人能敌。可遗憾的是,在依法履行公民纳税义务上,她们没有作出应有示范,游走在法律的边缘,最后落入法网。

头部主播之所以收入颇丰,其原因是把品牌、厂家、消费者甚至经销商的钱都挣了个遍。他们压价的本质不是为消费者,而是为自己。

从李佳琦、薇娅之前的“价格战”中就能看出,商家会给他们提供市场最低价,但品牌方一再让利的同时,主播的坑位费与分成并未发生变化,这也破坏了品牌无法掌控渠道定价,从而失去定价模式。

伴随着头部主播的倒台,逐一暴露了直播市场监管的疏漏,提醒着每个直播从业者和品牌方。不过,这也让一直默默无闻的中腰、尾部的主播有了翻盘的机会。

换句话说,头部主播遭受法槌重击,不是件坏事,也希望薇娅是最后一个“逃税人”。

三、直播生态,巨变

目前,直播市场尚未饱和,消费者潜力足,“头部主播”下台,必将迎来第二春。中腰、尾部网红将瓜分头部主播的上亿级流量,凭借个人直播风格、价格优势,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粉丝收入囊中并实现转化,从而扩充私域流量池。

无论何时危机与机遇都是共存,主播在流量诱惑下,只会加剧内卷,从而争抢现有的食物。这也会引起更多躁动,出现一些不公平甚至不文明的抢夺流量的现象。面对这样的境况,只有将直播纳入强监管,促使主播投入更多的运营成本,打造健康的流量池,才能让直播行业更快更稳的发展。

近日,一则新闻引发热议。一商家签下价值51万元直播带货合同,安排知名艺人陈小春和网红一起带货,结果几场直播只卖出5000元,商家将运营方告上法庭。最终,法院判决运营方给原告商家返还41万多元服务费。

随着全民直播进入下半场,不管以李佳琦为首的网络主播,还是以朱梓骁、黄圣依为首的明星战队,或是素人带货主播等,翻车事故早已此以为常。

只能说现在的直播行业真的太混乱,一些违反平台规则被封号的主播还算好,至少不触碰法律,可触碰法律被全网封杀的主播的人数也稳步上升,彻底把将乱象暴露。

“万物皆可播”持续发展,直播带货成为众人吹捧的职业,这片热潮也推动着疫情下的经济复苏。可光鲜亮丽的成绩单背后,藏着一颗随时都会脱离真实世界的炸弹。

直播生态的乱象远不及文章写得内容,刷单、账号买卖、水军、“feed流投手”甚至假货、空壳都是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业务。市场接二连三的出事,也让整个行业迎来暴风雪。

现在,直播电商的收入模式、分成模式及佣金也发生了重大变化。对品牌方、经销商而言,会逐渐减少对头部主播的投放,更愿意耗时耗力的培养品牌自播,将带货行业拉回最初的跑道。

对平台而言,可以真正意义上实现去中心化,让整个电商行业迎来新一轮的洗牌,从而绿色发展。随着元宇宙、虚拟主播的出现,加快了直播数字化发展的进程,缓解‍‍‍‍‍‍‍‍‍真人主播的压力。

薇娅不会东山再起,因为她不是独立的个体,而是直播生态的分水岭。

*本文作者作者/ 赵春雨 编辑/ 朱作明,由新芽newseed利来国际w66的合作伙伴锐公司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利来国际平台的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